郑清咿咿呀呀唱戏的时候。

尼基塔眼底陡然闪过一丝希望的色彩。她非常清楚的看到男巫脸上刚刚露出的震惊的神色,也轻易推断出他为何而震惊。

是那个小女巫!

她就是自己现在唯一的希望!

“她快要死了!”女妖坐直身子,紧张的看向郑清:“要想办法带她出去,带她回学校,她才能活下去!留在这里,她马上就要死了!”

郑清收回落在‘无面’身上的目光。

“谁?谁要死了?”他下意识的问道。

但他的心底很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“那个小女巫。”尼基塔紧紧盯着男巫脸上任何一点细微的表情变化,手指在袍袖下飞快的掐算着:“圆脸,七八岁,穿着破旧黑袍子,手里拿着一面小镜子……朱朱就是我派去找她的!”

“她在幻梦境呆的时间太长,生命力被无边无际的幻象消磨殆尽,如果不是还有一股执念支撑,恐怕早就消散了。”

“现在带她回去,还有救……学校肯定把她救回来!”

女妖语速很快,但表述非常清晰。

Ruby眼睛闪闪迷人

郑清扶了扶额,感到有些头晕。

他努力遏制心底那股失控的冲动——这很困难,就像七八岁小童跳上狂飙的骏马,试着挽住它的缰绳一样——郑清清楚的知道,如果任凭那匹马肆意狂飙下去,自己马上就要回到‘空白之地’了。

男巫开始试着停止自爆的时候,尼基塔明显感到压抑在心头那重无边无际的黑暗中,亮起了一丝细微的光芒。

在坠入深渊的最后一刻,她再一次挣扎着,抓住了那抹一闪而逝的希望。

“她……在哪里?”郑清捏着眉脚,咬着牙,努力维持灵台清醒,转头看向紫色蜘蛛背上坐着的小女妖。

小女妖咬了咬指头,看着男巫通红的双眼,似乎有点好奇:“也被转化了吗?但我感觉身上的味道还是有点怪怪的,像一个巫师……”

“回答他!”尼基塔低声咆哮着,凶狠的瞪了小女妖一眼。

朱朱明显被吓了一跳。

“我没抓住她!”她只呆了一秒钟,就立刻回过神,语速飞快的回答道:“就差一点。一群路过的妖鬼在追逐她,似乎想把她拖回地穴里……我只有小紫,打不过它们,所以就先回来了……”

她口中的小紫,应该就是她身下那只体型娇小的紫色大蜘蛛。

至于妖鬼,郑清也略知一二。那是一种有小马大、本质污浊的魔法生物,生活在幻梦境的地窟中,在阳光下会生病死亡,有同类相食的习惯,也捕捉其他生物为食——因为它们拥有酷似人类的外表,所以人形生物是它们最喜欢捕捉的对象。

邪恶、肮脏、以及堕落。

郑清的心渐渐沉了下去,脑海中失控的冲动越来越强烈。

尼基塔看着他明暗不定的眸光,感觉黑暗中的那抹光线正在飞快的消失。

“我们可以帮把她救回来,”她的语气诚恳而迫切:“我有迷魅鼠……就是那些祖各,它们追踪能力非常厉害;我还要古革巨人、夏塔克鸟群、食尸鬼群……它们可以轻而易举的撕碎任何妖鬼!只要给我一点时间。”

郑清按着眉脚,小口小口,轻轻吸着气。

就像端着一碗满至碗沿的滚烫热粥,又走在钢丝上,而他还生病了。

“我也想给一点时间,”他的声音有些微弱:“但这不是我能决定的……我就是一道矮小的堤坝,即将迎接万丈洪峰。拼了命也堵不住的。”

“堵不住可以疏导啊!”尼基塔有些绝望的喊了起来:“那么多水,为什么要全部堵住呢?稍微放一点出来,就可以多争取一些时间啊!”

郑清缓缓闭上眼睛。

堵或者疏,他现在有两个选择。

就像杀死尼基塔与救出朱思一样,他只能选择一种。

当一辆列车奔驰在铁轨上,前面是一个岔路口,左边躺了一个人,右边躺了一百个人,如果让郑清选择,或许他不知道如何选择。

但当那辆列车面临的岔路口,往左走可以救一个好人,往右走可以杀一个坏人,那么郑清一定会选择救好人的。

毕竟好人死了就真的死了。

……

意识海中,平日里风平浪静的海面此刻在狂风下掀起万丈狂澜。

一团淡青色的气旋儿就虚浮在半空中。

那团气旋初时极小,只有拳头大小,但却像一颗心脏般,会缓缓收缩泵动,每一次涨缩之间,都有数股细小的轻风从四周喷吐出来,落在那团气旋之上,然后那团气旋便骤然涨大一分。

一粒粒黄色的、宛如风车般的符号就烙印在那团气旋上,沉浮不定。倘若郑清能够看到那些符号,一定可以认出,那是属于黄衣之王的标志。

如此反复。

只是几个瞬间之后,那团气旋已经变得庞大无比,几乎充斥了整个意识海——海面被气团压平了风浪,被迫向下弯曲;天穹被气团撑出网状裂痕,四周回荡着缓慢而又沉重的碎裂声。

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。关注VX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领现金红包!

等到这个气团撑破意识海,就是禁咒爆发的时刻。

原本郑清任凭这一切自然发展的。

但他现在改变了主意。

他进入幻梦境是要带朱思回家的,而不是看着她死在这里。

心底迫切的愿望与身为意识海主人强烈的想法,让那个气团收缩泵动的速度慢慢放缓。但这还不够。

一道由符文缀连而成的淡蓝色的管子从意识海外落下,伸进那个气团中,拼命抽取那团青色气旋中的能量。

淡青色的能量如流水般被那条管子抽走。

一路压缩,一路收敛。

最终被灌入一枚冒着红光的符弹之中。

……

迷魅森林。

尼基塔与朱朱面前。

年轻公费生手中缓缓具现出一支双管霰弹枪。

即便隔着深蓝色的弹匣,女妖们仍旧能够‘看到’一抹极其耀眼的红色正在翻滚、酝酿。其间夹杂着许多细碎的黄色符文。

尼基塔看着那支符枪,泪流满面。

虽然这支符枪变得比猫猫酒馆里那支更危险,但原本一直笼罩在她心头的无边无际的黑暗,却在缓缓退散。

活下去的光芒越来越亮。

樱桃视频app官网入口已关闭评论 未分类 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