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原来如此…好,那我们现在就开始,先是这首吧…”

颜轼衣袖轻拂,十指轻弹,琴音悠扬,一股清寒之气似乎瞬间来到这画舟之上。

如烟仙子神情略显迷醉,樱口微张,清音如玉,如莺鸟哢喉,声音宛转回绕…

缺月挂疏桐,

漏断人初静。

谁见幽人独往来,

缥缈孤鸿影。

惊起却回头,

有恨无人省。

拣尽寒枝不肯栖,

寂寞沙洲冷。

……

爱笑的氧气女孩天真无邪室内生活照

哇!

王怀旭和颜轼一听此曲,只觉一股空幽孤冷之意迎面扑来,词中画面简直美到了极点,也冷到了极点,就象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缥缈之意,让他们感觉自己似乎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仙人,正在这天心湖中载浮载沉…

望着天上弯月,远处的梧桐,清寒之气阵阵袭来,此情此景,正如词中所勾画的场景一般,一时之间,两人竟都有些呆了…

“好词…好曲…”王怀旭眼神迷离,口中喃喃着。

“谁?到底是谁写出来的?!”颜轼惊呼道。

“大人,听说此人名叫李运,不仅诗词成就极高,就连书法…”如烟忽然一顿。

“书法?!书法如何?”王怀旭急问。

“大人,听说他的书法道意极深…”

“极深?能深到何种程度?比起大人我如何?”

“这…小奴未曾见过,想来肯定是不如大人的。不过…”

“不过什么?”

“听说不久前,李运有三幅书法被下界的锤锤乐辗转送到灵界来拍卖,最后的拍卖价是…”

“是多少?”王怀旭和颜轼同时问道。

“一块上品灵晶!”

“哦?!一个下界的无名小子,居然有人愿意花一块上品灵晶买他的书法?”王怀旭惊讶道。

“消息确切。据说当时在场的人并不是太多,否则价格可能还远远不止,而且,那些人看到是紫金凤界的凤尊凌云轩出价,不敢与他抬价,于是这价格才定了下来。”如烟仙子说道。

“凤尊凌云轩?”王怀旭微怔。

“王兄,是不是差人去他那里拿来瞧瞧?”颜轼笑道。

“不错,正有此意!就让我的小奴米坚去取吧!”

“大人,坚哥前些日子发来一信,说是去某处下界走一趟,尚未返回。”如烟仙子说道。

“某处下界?难道是去查探这个李运…”王怀旭心念一转,忽然想到这一点。

“大人所言极是,小奴觉得坚哥一定是在外面得了这个信息,先跑去查了。”

“哈哈,这小子反应倒是快…不负我这么宠他…”

“王兄,别想着你那宠奴了,还有十几首,依我看,都是精品中之精品,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听听如烟的歌唱了!”颜轼叫道。

王怀旭反应过来,连忙道:“不错,不错!赶紧唱来!”

很快,如烟仙子的歌声又回荡在天心湖中,让人听得如痴如醉…

一道人影从远处飞来,刷的一下落在舟头。

舟头盘坐一人,正在听着如烟美妙的歌声,心情荡漾,见此人到来,说道:“坚弟来了!”

“容大哥!咦?你怎么流泪了?”米坚微讶道。

这位舟头盘坐之人叫容良,是王怀旭的第一位一生小奴,在王大仙界中地位尊崇无比,米坚极为尊重他,但似乎从未见他流过泪的样子。

“我流泪了?”容良一怔。

“大哥…确实是流泪了…”米坚仔细端详,肯定地说道。

“不可能!”

容良惊叫一声,手中一划,一道灵光闪出,化成一面镜子,定睛一看,不禁惊愕得张大了嘴,再也合不拢!

“哈哈,大哥是坤雷凤族,难得流一次泪,这是好事啊!不知是否是如烟妹子的歌声让你流泪的?”米坚笑道。

“我…我…”容良惊骇良久,竟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“难道不是?”

“如烟妹子的歌声当然不可能让我流泪!我…是被歌词之意所感染…才流泪的!”容良猛醒过来说道。

“歌词之意?咦?这首词,不是李运写的嘛?!”米坚凝神一听,马上说道。

他最近沉迷在李运的诗词集中,天天吟诵,所以一听便知,如烟仙子正在唱的就是李运诗集其中一首:

春花秋月何时了,

往事知多少?

小楼昨夜又东风,

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!

雕栏玉砌应犹在,

只是朱颜改。

问君能有几多愁?

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

……

人影一闪,王怀旭出现在舟头,低头察看容良,脸上露出惊异之色。

“大人!”容良和米坚同时叫道。

“嗯,小坚坚来啦?”

“大人,小奴来了!”米坚连忙拜道。

“好!嗯,想不到这个李运的词居然能够让小良良落泪,真是令大人我见犹怜哪…”

容良急道:“大人,小奴的初泪是为你所流,李运嘛…不过是让我流多一次泪罢了。”

“哈哈,放心!大人我自然知道此点,李运是夺不走我的小良良的!不过,他的词能让你落泪,足见词中道意之深,真是令我惊讶了!”

要知道,诗词之道意相比书画歌舞来说要飘缈一些,并不是太直观,需要读者或听者细细品味揣摩,才能得到其中三味,可以说是因人而异。

也许在王怀旭等人听来,感触还不是太深,但在容良听来,却正好击中他的心弦,让他不知不觉间就流下凤泪来!

王怀旭说得没错,光凭这一点,就可看出此词的道意之深已到了何等地步。

容良可是一名凤尊,级别比凌云轩还要高,只不过他早已跟随王怀旭,离开了凤界而已。

能让一名凤尊落泪,此词足以惊世骇俗!

王怀旭心潮波动,带着两人走进舱中,此时舱中的景象又有变化。

只见空间中出现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,殿中玉座金垫,鼎食美酒,如烟仙子犹在歌唱,一旁的颜轼倾心弹奏,两人均是泪流满面,竟对几人进来似无所觉。

三人入席落坐,继续倾听,神情越发专注。

米坚不知从哪里弄出一些新瓶子来,说是美酒,众人一闻酒香,眼睛一亮,打开就喝,感觉无比醇香迷人,一喝起来就停不下。

新曲一首接着一首,美酒一瓶接着一瓶,今夜这天心湖,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…

不久,几人都醉倒了,就连如烟仙子也软软倒下,她是完沉浸在诗词的境界之中,不能自拔…

只有米坚来得晚,此时倒是颇为清醒。

“小坚坚…来,陪大人喝一杯!”王怀旭醉醺醺道。

“是…大人!”

“来,这么久没见你,变个身给大人看看!”王怀旭一把搂住米坚道。

“大人…有外人呢!”米坚红着脸道。

“外人…没事,他们不会看到的…”

“真的?!”

“当然!在我的画舟之中,想让人看到什么自然都在我的掌控之中。”

“嘻嘻,大人早说嘛!小奴也很想念大人!”

米坚很快就变身为一名绝色女子,与王怀旭在画舟之中**一番…

看到王怀旭这次醉得不轻,米坚连忙上前服侍,帮他梳发擦身换衣,好一会才把旭尊大人弄得容光焕发起来。

王怀旭似乎回过神来,说道:“小坚坚,你怎么回来得迟了?是不是被黄乙邈的美食吸引了啊?”

“大人,小奴此次并没有被他的美食所吸引,反而是在他的生辰会上发现了李运的书法,专门到下界走了一趟,这才回来得晚些…”

“看来你真的是去查访李运了,不会看走眼了吧?”

“大人,小奴的眼光比凤尊之目还厉害,自然是不会错的!李运的书法,还真是令人称奇啊…”

“哦?能得你如此高的评价,大人我的兴趣也是被吊起来了…”

“呵呵,我已搜集了他一些资料,大人一看便知。”

米坚把一块玉简献给王怀旭看。

王怀旭接过感应,不一会就被吸引了,轻咦一声,神色一振。

以他强大的神识,很快就部看完,眼睛微闭,发了一下呆,口中喃喃道:“李运…李运…那幅书法中的道意真的超过我那幅?”

“大人,小奴看得无比清楚,那条神鱼所献的书法,生机道韵盎然,起码达到一百九十九丝以上,比起大人那一幅的一百四十九丝,的确是要高出不少!”

“一百九十九丝?!”王怀旭有些不淡定了。

他给黄乙邈的那幅书法的确是随手之作,但也有一百四十九丝生机道韵,足以惊世骇俗,想不到李运竟然可以写出蕴含一百九十九丝生机道韵的书法来。

如果他认真书写,要达到这样的水平自然也没问题。

不过,写出一百九十九丝生机道韵是他现在认真书写的正常水平,如果要写出更高水平的书法,比如二百四十九丝,则必须先斋戒多日,力以赴地书写才有可能,甚至有时候还要看运气。

“不错。小奴看得真切,那幅书法简直被一层浓浓的生机道韵所覆盖,现场能看到字迹的人并不会太多。黄乙邈毫不犹豫地送出两枚上品延寿丹,可见他也已完被此书法所吸引。”

……。

a

丝瓜视频下载安卓成人app已关闭评论 未分类 Tags: